返回终章【五】  左道倾天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终章【五】 (第1/3页)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暂时脱离战场的左小多只感觉自己从头到脚,都在接受一种莫名的灌输。

    浑身经脉,在被这股庞然灵气时刻冲刷,连灵魂,神识,也都在蜕变,在脱胎换骨。

    灭空塔中,世界成就雏形,地火水风,尽皆具现,无数的山峦大海,纷呈涌现……

    天空不断的越来越高,一直到了无法看到尽头……

    大地也越来越厚,尽载万物……

    天空中多了密密麻麻难以数计的星辰……

    无数的道韵,点滴滋生,不断在空中旋转,在大地流转……

    自己身上,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,都在不断地增长能量……

    甚至连头发……都感觉那种由内而外的脱胎换骨……

    “太慢了……再快些,还要再快些……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左小多心中疯狂的呐喊着,催促着。

    灭空塔内,世界雏形终立,格局底定,一切的一切都因而疯狂地颤抖着,动荡着,扩大着……

    消失了执念,完成了宿命任务的灭空塔……这一刻的变化乃是无限恐怖的。

    进境也是瞬间天翻地覆,沧海桑田。

    原本的高山被推平,原本的平地化作了海洋,原本的稀疏的树林子,狂猛扩张,一棵棵小树,如同吹气球一般长大,长粗……

    逐渐变成三人合抱,五人合抱……

    树干高耸入云。

    森林密密麻麻,一望无际,远远的延伸出去……似乎一直到世界的尽头……

    无数的悬崖,无数的峭壁,无数的高山,无数的湖泊,无数的海水,无数的……

    甚至还有雪山,还有冰河,还有……

    还有一些似乎是从无到有的生灵,骤然出现……

    有飞禽走兽,有……

    左小多感觉自己整个精神,所有修为,都在随同世界的扩张而扩张……

    他颤抖着,振奋着,迷失着……

    如同在做一场稀奇古怪荒诞离奇却有绝对真实的梦。

    他焦急的想着,快醒来!

    快点醒来!

    外面战斗很危急!

    他不断的催促着……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或者是一瞬,或者是一时,或者是一世,终于终于,终于停止……

    左小多只感觉自己的灵魂呈现的那股子天翻地覆的悸动,也已经消失了。

    浑身骤然一阵轻松!

    猛地睁开眼睛,甚至来不及去感受身体的具体变化,修为的进境程度。

    他第一时间就召唤出来了九九猫猫锤,一声怒吼,急疾冲进了战圈。

    动念之间,神识扫过,照看战场局势。

    己方众人尽皆摇摇欲坠,无论妖皇妖后东皇亦或者左长路夫妇,尽都是一边吐血,一边战斗,勉力维系,全然不顾口鼻五官七窍中不间断流出来的鲜血……

    那是内腑已经遭受严重震荡,受了极端内伤的迹象。

    形势已经危急到了极点!

    所有人都只是用意志力在撑着……

    就在左小多冲上去的这一刻,道祖狠戾一掌横扫,众人竭力抵挡时,突然一掌化作七掌,好似穿花绕树一般的穿插而出。

    吴雨婷一声闷哼,早被一巴掌拍在肩头,咔嚓嚓的整个肩头尽被拍碎,断线风筝也似地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妈!”

    左小多一声大叫,飞身抢前一步接住吴雨婷,迅速塞了一颗丹药进口,随即就是举着大锤,冲入战圈。

    心念甫动之瞬,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去到了道祖的上空位置!

    空前狂猛的气势,直轰道祖,犹有一股混杂了极尽柔和的力道,将众人尽皆轻柔的推送了出去,顺便还甩出去两瓶丹药在左小念怀里。

    正是九转金丹。

    随着轰的一声脆响,九九猫猫锤俨如雷霆闪电,瞬时衍化成为滔滔雷海,在道祖头顶之上极速凝聚,旋即便如雷河倾泄,雷光电流极尽倾盆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空间方圆百丈之地,尽是左小多的九九猫猫锤生成的黑白之色!

    一个一个的道韵流转,化作了雷霆风暴,无限嚣狂。

    而这样的道蕴,竟然是完全陌生的道韵!

    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道韵。

    眼见空前猛袭来临,道祖手中首现一口神锋,剑身清亮如水,样式古朴,却又自然而然夹杂着一股子君临天下,威赫寰宇的气势。

    似乎一剑既出,整个空间的所有生灵,无任山河湖海,尽要低头膜拜,臣服无地!

    “剑名纯钧。”

    道祖淡淡道:“已经是十万元会,未曾显著人间。”

    剑身不过一晃,已然幻化千万道寒光,每一道剑光,都精确的抵敌一锤,竟无疏漏!

    但见左小多半步不退,分毫不让,强势争锋!

    左小多此际只感觉浑身修为,如同要把自己身体撑爆了一般,经脉到现在还在不断地容纳涌进来的灵气,还在不断的扩张,还在不断地变强,有余未尽,绵绵不绝。

    是时,左小多大吼一声:“什么剑能比得上我的猫猫锤!”

    道祖注目于那两柄大锤,亲身感受着这两柄大锤雷霆万钧的重击,脸上肌肉赫然出现了一些抽搐,眼神中也流动有莫名的神色。

    一如之前,洪水大巫听到这两把锤名字时候的表情一般。

    如此神器!

    即便与纯钧剑这等绝世神锋硬碰硬也是丝毫不落下风,甚至还有占据主动之势,反向压制纯钧剑的逆天神兵!

    居然就叫这么个名字!

    你不会取名字,就不取名字好不好?

    平白糟蹋了这等神器的格局格调!

    碰撞时刻不停,两人间的大战也呈现出越来越见激烈的氛围。

    出乎所有人的预料,甫一上手就显现出实力突飞猛进的左小多,在与道祖持续对战中,修为实力仍在突飞猛进,随着时间的持续,竟是越来越见威猛起来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的并不熟练,不怎么圆融,渐渐攀升到了圆满大成之中!

    好似根基不稳,境界不固,招法套路难以于骤然猛进的修为相匹配,却在持续的战斗中令到一切尽归圆融,不过片刻光景,无论根基境界招法,皆好似沉淀磨砺了数百年数千年数万年,圆融无缺!

    战况也从一开始的落在下风苦苦支撑,到一点点的扳回局面,再到稍落下风,却有攻有守,及至平分秋色……

    左小多的进步之速,快到了让人瞠目结舌、不敢置信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种“亲眼见证了奇迹的发生”的微妙感觉,让所有人都感觉眼前所见荒谬绝伦,却又真实不虚。

    从来不知道,一个人修行精进的速度与幅度,竟然是可以这么快,这么的大!

    看着现在正与道祖鏖战丝毫不落下风的左小多,大家都感觉自己的三观被颠覆了。

    或者说,早就被颠覆了!

    左小多入道修行一共才几多岁月?

    若以人世时间计算,一共才二十多个年头,纵使有灭空塔的时间流速变异,一日千日,一年千年,全数算下来也就不过数千年岁月,可他今时今日的修为,却已经与横亘无数岁月的道祖,天地第一人比肩,这岂止是奇迹,该当说是神迹,神话,超神话……

    左小多的力量还在不断地增大,修为也在不断加深,现在他的状态,就像是一个大海,还时刻有长江大河的水量以汹涌澎湃之势,源源注入,不断为大海增强底蕴!

    还要是越来越见汹涌澎湃,越来越见怒潮倾天。

    锤与剑碰撞声仍旧绵密,可道祖的身躯,竟自出现了很明显的颤抖,脸上神色,更是空前的凝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时间不多了!

    众人都是眼力过人之辈,尽都看出来了,左小多的攻击,道祖还有足够的撑持之力,虽然现在看去,现在是左小多转据了上风,但要说能在短时间内击败道祖,仍旧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!

    以目前这般态势持续下去,双方势均力敌,再有个三天三夜未必可以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但是,封锁这片空间的力量,却已经只剩下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上限了!

    太极图所给出的一个小时时限,即将过去!

    一旦道祖恢复了跟外界的空间的联系,左小多纵然成就了一方世界之主,奈何时日尚浅,仍是无济于事!

    因为摆脱桎梏的道祖可以调动整个祖地世界的力量威能,那是超乎左小多力量上限的威能级数!

    一念至此,刚刚才休息了两分钟,略略恢复些许元气的左长路与吴雨婷还有左小念齐齐迈出一步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里,妖皇妖后还有东皇,妖族三大巨头,亦是齐齐踏出一步。

    洪水与四大祖巫也是不差分毫的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十一位绝世高手的气势,连成一气,联袂合力,乍然涌动而出。

    气机牵引之下,便是道祖也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精力,来留意他们的动静。

    现在却不是刚才,情势已经是大大的不同了——

    刚才可以不在乎,可以无视,因为刚才的攻击对于自己来说,全无什么威胁可言,自然可以游刃有余,信手拈来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有左小多这等足堪匹敌自己的对手存在正面牵制住自己,情况可谓空前恶劣。

    再加上彼端这些个足够份量的敌人,岂止是雪上加霜,简直是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如何能不注意?

    左小多越打觉体内灵气越见沸腾,一时间竟生出意气风发的感慨。

    但同样还有忍不住的焦急。

    因为他自己同样清楚,这样是分不出胜负来的,这样相持下去己方就完了。

    留给自己的时间……不多了!

    按照现在的战况来看,哪怕是父母等人也都入战、参与围攻的话,时间,也是断断不够用的!

    现在时限已经过去了五十一分钟,还有最后的九分钟,这片桎梏空间就会失效!

    到那时候,人人都将死无葬身之地!

    灭空塔空间里,还有小小,云中虎,白云朵,和朱厌。

    小小和白云朵夫妇现在这种时候出来,非但不会起到奇兵的作用,只会白白赔上两条性命而已!

    至于朱厌……

    左小多思量再三终于还是决定叫其出来助阵。

    并不是说朱厌的修为,就比白云朵夫妇和小小强很多,足以改写战局,而是……左小多感觉,朱厌有一种战略作用,能够发挥的作用,或者超乎想象……

    这是一次赌博,但迄今为止,用朱厌为赌注的赌博,每次都是己方获得胜利!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